地下赌王

知道教皇到底能不能信任···」

跟艾提娜讲完话后,事的」艾提那有些怀疑的语气回道「真的吗···?」我拍拍了胸回之「当然啦~!勇健的呢」艾提娜看我这举动露出一丝微笑,教养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夸一个女人有教养是“知书达理,温柔贤 惠”。 店名:林记四十年臭豆腐
地址:台中市双十国中对面
时段:下午两点
介绍:看到大排长龙
         坐位全满
     &。

『交我吧。』佛剑背著一页书离开,

美廉社 仲夏啤酒季 06/22(三)~07/05(二)
< 台中_德国秘密旅行

【餐厅名称】:  德国秘密旅行

【餐厅地点】:  台中市华美街412号

【餐厅电话】: &n

请教各位
当你手边有一杯咖啡
你觉得跟什麽是最绝配?
不管是食品或什麽东西都可以
感谢大家的分享
^^ 如何清除衣服上的油渍  




如果在外面吃饭时,衣服不小心沾上油渍

的话,马上以湿毛巾擦拭、拍打油污处,再

沾汽水擦拭,效果会很棒!或是家庭主妇煎

鱼煎肉
1、在房间里放上几盒开盖的风油精、清凉油,或在牆上涂点薄荷。

2、在身上或枕头上洒些香水。

3、将樟脑丸磨碎、撒在屋内牆角。

4、在室内的花盆里栽一两株番茄,番茄枝叶发出的气味会把蚊子赶走。


双子座:独居生活的“水果记”吧!

双子的幽默是出了名的,果,作家都喜欢夸大其词,那不知道今天这个开场够不够华丽?

如果,真正有本事的只要稍微带过,那我这样的形容方式,不知道算不算是有本事!

如果,用了两个如果还是找不到答案的话,那麽就不要找答案了!因为,找不到的!真的!

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有一种人,只要看你的眼神就能够知道你是什麽样子的人?

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有一种人,只要听你开头,就知道你接下来要说的是什麽?

有时候,他也不懂他的能力到底怎麽来的?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修练的,抑或是一种诡谲的魔术...一种还没被拆(猜)穿的魔术而已?

或许,就如他常说的:『我是空的,因为你们比我空,所以,才显示出我是满的,倘若遇到比我满的人,就会显示出我是空的!』

而旁人看到的他,却总是满满的自信,什麽话都能聊,什麽级数的冷笑话都会给你回应的微笑,甚至还会比你更冷,帮你解围…

只是,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却没有一个人听懂这句话到底什麽含意,日子渐渐久了,他遇到的人渐渐也多了,好像大家也都这样子习惯了,好像就变成了自然了!

什麽自然呢?自然而然他成了大家的垃圾桶,不断的接收著世界各地来的杂讯,不同种类的困惑,不同品项的麻烦...

而他,总是展露著招牌的笑容,时而皱皱眉头,抓抓头皮,拨拨头髮,接著又接著嗯哼!嗯哼!嗯哼!(这是习惯的声音,就是让另一个人明白他有接收到!)

当然,在那麽多次的交战中,也是会有胜败,也曾被对方整的团团转!或许,在第三者的看法,哇!好糗!而他却像是没有脸皮似的(夸大用语,意思是不要脸加三级,一点都不觉得糗!)什麽样子的糗事都能当成别人的负面教材,可以侃侃而谈著,脸上依旧是他的招牌笑容(有酒窝的那种!)

认识他这麽久了,还没真的看他认输过,就算口中说著认输,其实心中想著的依旧是如何解决问题,而且是最完美的把事情处理完。儿哪儿去了?!


金牛座:对感情抱谨慎态度

一向对感情抱谨慎态度的牛牛独居后, (一)零晨一点钟
   你还没睡
   我也还没睡 
   所以 我们透过网络相遇
   这端的我
   透过文字表达意念
   那端的你
   经由图片说明情感
   同在虚拟世界中漫游
   今天遇到你拍了很多街景.商店.住宅与稀有的车种
目前精选了街景的部分
随之回道「好像没有呢···」我有些惊讶「没有?那那把王者之剑的历史呢?」艾提娜回道「其实那把剑,要问凯亚可能会清楚点,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把剑的历史」我回之「这样啊···那还真不凑巧」、「对阿,他又一个人独自先寻找亚瑟王的下落」当我听到艾提娜讲出这人名我有些抱歉的回道「艾提娜你会不会认为我不守信用?」艾提娜摆出疑惑的脸「不守信用?为什麽呢?」我往里头的床上坐在床边,艾提娜也走了近来并且把门关上,我说之「我答应女皇要带你寻找亚瑟王的,可是如今我却得待在这地方磨练自己」

艾提娜走到我旁边也跟者坐了下来回之「没关係的,那时妈妈说过您的命令是绝对要服从的,况且您也是妖精国的新王,我并不能否定您的想法,况且凯亚不也去寻找了吗?」我听者艾提娜的话,让我感觉有些惭愧,艾提娜接者问「咦?怎都没看到卡森?」「他现在给他新的队长训练,最近我也很少看到他了说,艾提娜回道「他的队长这麽严格啊?」「可能吧,因为我也并没有跟他们队长有很深的接触」我们聊者聊者,我稍微看了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

我站了起来跟艾提娜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去训练场了」艾提娜也站了起来回道「嗯!路上小心」我出了旅馆,提者剑,我已经完全适应了它的重度,看来是能彻底挥剑了吧?我走在石头路上,由于时间还早所以街上并没有说很吵杂,看到清道夫们在维护道路的清洁跟少许的鸟叫声和一些早起的士兵穿者铁鞋在石头路上喀喀的声响外

真的十分的宁静,太阳渐渐的稍微有了起色,但是天空还是稍微有些暗暗的,我到了训练场后开始绕跑训练场五圈,随后开始练习挥剑之类的,但是跟本不知道剑术,我很纳闷那时拿起王者之剑是怎麽挥舞出那些剑术的

当我正在鑽牛角尖时,突然背后发出声音说道「你这样子是打不赢队长的」我惊吓到往回看是谁,这不是卡杰罗吗?我回问「你···这麽早啊」卡杰罗也简单跟我应个早回之「凭你这乱挥怎可能打得赢队长?」我擦擦汗回之「对阿,看来应该很难」卡杰罗听后有些惊讶道「你怎说的这麽轻松,如果你没打掉队长的剑就准备被逐出这?!」

我回道「是阿,我知道!但是我也不会些什麽剑技···」卡杰罗满脸疑问「不会?那你当天是如何战斗的?」我摸摸了下头回之「其实那并不是我的力量」卡杰罗到一旁找个地方坐下回应「你在开甚麽鬼玩笑???我完全听不懂」我看卡杰罗一脸迷惑决定稍微跟他解释,解释完后卡杰罗又是一番沉默随说道「想不到竟然有这种兵器,那你怎办?我记得时间不是快到了吗?」

我叹了口气说之「如果会些圣剑士的剑技就好了」「剑技?队长完全没教你吗?」「是啊,他只说要我用这把滥剑在限定的天数内打掉他剑,还有穿这些重量装备」卡杰罗想了下站起来说道「好吧,既然你是个剑习剑士我也有义务教导,但是我只教你初段,看你自己领悟多少了,毕竟你不是我的队员」

我听到卡杰罗的话我惊喜的问之「你说真的吗!?」「嗯,因为我也挺好奇你能跟队长搏斗到怎样的地步的」随之卡杰罗拿了把剑开始示范剑法给我看,我在一旁仔细看者卡杰罗的步骤,挥舞,过了段时间,我大概掌握了七~八分,卡杰罗也有些吓到心想〔想不到他天资这麽高,示范个几次就大概抓到了整体的重点〕随后有人从旁跑了过来,卡杰罗回之「太慢了,是搞些甚麽!!」「很抱歉!!」我转头回看之,那不是卡森吗,我对者卡森打个招呼,卡森问道「呦~早啊,你怎麽会一个人在这?」

我停下手边的动作回之「我在这裡练剑」「练剑?」「是阿,刚刚卡杰罗队长有教我一些初段的剑法」卡森惊讶了下回道「是喔,你队长都没教吗?」我回道「没···」「听说艾提娜记忆恢复了?」「对啊你该回旅馆回去看一下」卡杰罗看我们快聊开了对者卡森说道「你是要聊多久?快去跑步!」见卡森立即立正站好答应后马上跑去,卡杰罗对者我说「好了,初级大概都已经传授给你了,之后看如何运用就是你的问题了」我深深对者他鞠躬说道「谢谢!!」

随后卡杰罗就出了训练场,我继续的练习刚刚卡杰罗教我的方式,过了一段时间,训练场人渐渐开始多了起来,队长走了过来看我稍微使了一点剑技问道「是谁教你的?」我跟队长应早后回之「是刚刚请卡杰罗稍微教我一些初段的剑技」「哦?那你拿捏得怎样了?」我稍微有点信心小冒冷汗的回之「嘿,您想试试看吗?」队长看我这样回微笑了下,马上抽了剑指向我说道「有何不可?放马过来」

我握者剑,衝上队长上,队长挡了我第一剑,我试者运用刚刚卡杰罗教我的挥法马上转圈再挥之,队长在挡下第二剑后换他反击,开始小认真起来,我们两个开始进行了你来我往的攻防战,那战况在旁人眼裡看都有些称奇,但是由于剑法还不是很成熟,加上对方经验老道,我过个几招后开始感觉越来越困难渐渐处于下风,我紧握剑要突刺时被队长很巧妙的连剑带拔把我轰到了一旁

队长看我进步神速说道「不错,想不到只是教你初段剑法就有这样的成绩,如果连中段七段也都教给了你,你今天可能就有办法打掉我的剑」我爬了起来疑问回道「中段七段?」队长回之「你还是先把初段摸熟吧,怎说初段也有个五小段,况且你也是今天才学,如果你摸熟这五段可能用初段的剑技就绰绰有馀了」

当我回神过来看看周遭,旁边的剑士们似乎都在谈论者我们,队长看他们吱吱喳喳的大声吼道「看甚麽看!?还不快练习!!」当队长吼完后大家一窝蜂散开继续手边的练习,队长接者对我说道「好了,你自己在努力点吧,你剩下四天的时间了」我答应回之「对了,队长你知道这附近有一个水晶洞吗?」队长想了下回之「你是说边境那里的一个洞穴?」我回道「是的」队长疑问回之「那洞穴怎了吗?」「那洞穴裡头有一个雕像,而且内部又感觉起来不是天然的,想问看看有没有关于那里的历史」队长回道「哦,原来你们两个昨天跑到那里约会啊?」我不好意思脸红回道「我们没有约会!」

队长想了下回之「那里头有个雕像?」我点点头,接者队长又继续说之「我记得那洞穴是很早之前就有在那裡了,但是我不知道说裡头还有个雕像,我没有进去过所以也不是很知情」我回道「都没有关于那里的历史吗?」队长说之「我只记得那里百年前似乎好像有村庄在那里,但是后来好像因为百年前的战争,那里的人们被迫迁离」我惊讶回道「咦?!是现在在这圣城裡的居民吗?」队长回之「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疑问了下「为什麽?」「因为毕竟是百年前的事情,当初究竟有多少的人民来这都不清楚,因为当时的圣城还没成型前就像是为了对抗魔族的大本营,所以可能会有世界各地的人来到这裡一起团结起来」

我没回应继续听者队长说,「但是既然是大本营自然魔族来攻击得机率就会高出很多,自然时常更会战争连连」我回道「这样啊···」「而那时就是主要由五位战士来领导那次的人民」「五位?不是只有四位吗??」队长看我好像知道样问道「哦?你知道啊?」我回之「昨天爱希尔有稍微跟我讲起」队长摸摸下巴回道「看来她还挺用功的,但是是有五位的」我回应「第五位是谁呢?」「我记得第五位是你们妖精族的『亚瑟王』」

当我听到亚瑟王三个字十分震惊,我急忙问道「不可能吧!?都过了一百多年了,现在那个人应该不可能在这世上啊!!」坎尔曼无奈回道「我没说他还活者啊」我整个人茫然的站在那里,这样女皇要我找的是死人吗?竟然是一百年前的人,怎可能还活者?那之前所罗说他遇到的妖精族到底是谁?那个人真的是亚瑟王?

队长看我有些异样回之「怎麽了?」我摇摇头回应「不,没有」队长看了下时间回道「好了,时间差不多我该去开会了,你继续努力吧,妖精王」我对队长行个礼后心情五味杂陈继续练习剑技。朱武说著。『小心。』苍说著。

『这戏可演的真好。』玄无天说著。

『只能说是你演技太好了。』冰风情断说著。

『哈哈。』两人同笑说著。

『恩?』苍说著。

『这只是一个骗局, 试试看

Comments are closed.